君舒颜

【原创文】触发条件(瓶邪,一八)接三叔大结局(贴吧同步更新)
2 结束之后
小说里简直都是骗人的,什么当你重要的人有事你会有所感应。
我有的时候甚至比闷油瓶对某些特殊的事的感应还厉害,只比女生的第六感差一点点(这话哪里不对)。主要归功于我被驴了太多次,对被驴或要被驴了的事总会一个激灵或者尿颤,导致连胖子带小哥都会尊重我的意见,还美其名曰“一般我们天真感觉不对的地方我们都不去”,搞得所有人都以为我这种感觉是对危机的感觉,各种肃然起敬。其实,我浑身上下,虽然近些年配备了大白狗腿把自己变成了近战兵种,但是其实只有脑洞真正让人肃然起敬。总之,丰富的经验,加上黑瞎子对我进行的这一课的专题课课练,让我一般会对这种事有感觉。
但,凡事总有例外。
这张纸条,从一开始就是在误导我,让我错觉这件事可以掌控,可以改变,让我输掉了这局棋。之前那场一个人对一个家族的棋局让我几乎是一个能破解珍珑棋局的棋手,结果对方把我按在了已经分出胜负的棋局中输的一方的座位上,我自然输了。
总之,这次其实我是自己去的,谁也不知道我到底拿到了什么,也都好像没多大兴趣,一时之间,我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凄惨境地中,只能在萧瑟的秋风中,抽了只烟。
于是当小哥来到院子里,看到的就是我狂躁的乱跳踢踏舞——来踩熄烧着的落叶。
小哥心里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他还是一贯的淡定,连眼神都不变化地……过来把我嘴里的第二根烟抽走了。
那理所当然的样子,简直是当年的哑姐。
我嘿嘿干笑两声,“闷油瓶……”
我这么叫他不是一天两天了,自打他回来之后,我就哥们,兄弟的乱叫,直接叫张起灵的时候都有,更别提区区一个外号,他肯定不会因为这个扭了我的脖子。只是因为,小哥这个称呼,在我心底这么多年的呼唤下,早就变质了,我害怕我一喊出来,就会泄漏了不得的东西,到时候可真是没法收场。
他居然拍了拍我的肩膀才进去,搞得放弃了看着他老情人天花板的机会就是为了出来抢根我的烟。
可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也太没出息了。
我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拼到他天天抢新月饭店我都能给他兜着的地步,丫就知道抢我的烟?真是浪费这么大阵仗。
我回来的时候,正赶上吃胖大厨师的午饭,这会酒足饭饱,食也消了,干脆也不回屋子了,找到院子中央的躺椅,躺在上面,思考那张纸条。
潜意识里,我已经认定那个“他”是小哥了,这会止不住地捋我这些年的经过,就害怕我这些年的经历中,有哪些是我忽略了的见鬼的“触发条件”。难道我要和小哥一人一个躺椅,花前月下,从古墓构造谈到我这些年的千里走单骑?他 娘 的太煽情不说,得浪费我多少口水?这事都结束了,有意义吗?他的眼神都不会变化一分吧?毕竟,一个男人,成长了,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这句话的重点在哪里?触发条件?这些年?结束?
我又想,这件事结束之后,变化最大,最需要操心的,是黑眼镜才对。

评论

热度(5)